第二百二十六章 逐梦冥途七 无永无远(1 / 2)

随着冥界等人的抉择,最终决定一起补完那面镜子。

因为这面镜子一旦出现就不可能被打碎,打碎它至少需要根源巅峰的战斗力,而且必须要真实物理伤害才做得到。

前提是你能够碰到它本体,否则根本就没有胜算。

不仅如此,即使它被打碎也会很快的恢复,并且破碎后的镜子将无限制的更大程度的汲取世界之力,甚至会导致许多世界的毁灭以及无数生命的消亡。

光是看陈异本人就已经足够bug,更别提这面拥有远超陈异所有力量的镜子。

毕竟生命的力量会因为情感、肉体等等的原因被限制而无法发挥全力。

作为神器的镜子却没有这种顾虑,过强的力量即使超越界限,也不过是让它本身破碎而已,对于无生命的镜子来说根本就无意义。

就在大家做出决定之后,执掌睡眠和梦境的神——修普诺斯直接动用了【逐梦冥途】的力量杀了所有人。

那是无所察觉的死亡,寂静的永眠,所有人都在淡淡的花香中沉睡直到死亡的来临。

而阿木的身体也再度化作一颗种子跨过了镜面穿越了时空的阻隔与世界树合二为一。

阿木吸收了所有人的神话力终于借此掌握支配的世界树,然后凭借世界树的力量开始汲取这个世界的本源力量,那意味着这个世界的毁灭正式开始了。

随着本源力量的流逝,支撑着这个世界的一切规则都将会破碎。

只是进入世界树的不止阿木,实际上还有被强制拖过去的冥界一行人。

修普诺斯借助梦境的力量保留了所有人的灵魂,并且借助大家的力量为的是彻底解放世界树的真正力量。

而那份力量有一个很好的参考,那就是场域力量。

当所有人的神话力加在一起就能解放真正的场域,那是超越规则的绝对的力量,能够带给世界大变革。

场域的效果就会化作绝对,甚至连世界级强者也无法逃脱。

而为了获得良好的开局,大家一致决定发动场域效果【活力源泉】。

这一场域的效果是让所有人的活力恢复到全满,前面也提到过活力指的是能量的总称,也就是各种能量全面补满,等同于蓝药。

于是大家的活力都被补满了,与此同时,也因此让世界树的力量变得更加强大。

更重要的是世界树和镜子的力量也恢复满了,可以说是向成功迈进了一步。

但是有些糟糕的是场域效果虽然可以被指定发动,但是实际上所有拥有神话力的强者在世界树看来都是自己的孩子。

所以游戏中场域效果会对所有人拥有效果,即使是阿木他们控制了世界树依旧无法更改这一设定。

于是产生了更加严重的后果,所谓的神话力不过是能量的一种,实际上只要根源级以上的强者就已经可以做到随意转换,更别提拥有源力的人了。

所以阿木他们资敌了,不仅仅是庄生那边得到了恢复,同时还让某个人的计划正式发动了。

与此同时,镜子也失控了,它不再受到阿木的控制,因为有另一个人控制了镜子。

而那个人也是陈异之所以拖时间的原因之一,巨大的力量让这个人得以复苏。

而那个人就是通过时间借贷召唤过来的未来投影,魔王陈异。

本来陈异是打算用他来对付圣人,然后乘此机会,带大家走的。

只是必须要在救了姐姐之后,陈异明白无论结果与否,最终都是要逃的。

黑色道袍包裹住这个男人,他有着与陈异等人相同的外貌,只是在他的脸上和身上都有着各种文字和魔纹,双眼也闪烁着可怕的红光,一种深邃而又恐怖的气息自他的身上出现。

他直接传音给阿木,“许久不见了,阿木!你果然还是那样天真,为什么不学一学阿岩呢?”

“你是什么人?”阿木疑惑道,冥王等人感觉到了致命的危机,他们不住的想要向对方出手。

“我是什么人,你们无需知道,只能说,你们太天真了,不过为了不打扰到另一个我的蜕变,你们的闹剧到此为止吧!真是爱乱来的家伙,让姐姐分身的布局完全失败了。不过也多亏你们,我才能现身。只是抱歉了,你们现在还是给死会冥界吧!”魔王陈异突然动手了。

但是仅仅是在一瞬间,胜负就已经分了。世界树的力量完全无法抵挡,倒不如说,眼前的这个人直接抢夺了世界树的控制权,以绝对的姿态凌驾于众人之上。

只是奇怪的是,这个人居然一点都不珍惜世界树。

无止尽的黑暗在他的支配下吞没了世界树,无论世界树有多么的美丽和强大,都是徒劳了,在那让人绝望的黑暗下,无法再保存一丝光明。

魔王陈异见状打了个响指,镜子自动上前吸收了毁灭后的世界树的残留力量,然后获得了补完。

尽管如此,阿木他们实际上依然没有死去,一个宇宙奇点出现在黑暗当中,并且借助黑暗隐藏自己的身形。

那是冥王的玄冥黑洞的另类运用,基本上大家依靠那力量才得以存活下去。

不过实际上他们也懵逼了,哪有这种一上来就开大,一言不合就动手的家伙。

事实上,陈异本就是这样任性的家伙,出现这种情况,阿木早就有所预料。

实际上无论阿木他们怎么做,都逃不了这种结果,不过现在也已经足够幸运了。

但是大家心里明白,自己这边已经输了,连世界树都没了。

而魔王陈异做完这些后,时空的力量化作锁链束缚住了他的身躯,他的力量正在不断的流逝。

他自语道:“居然这么快就发现我了吗?另一个真正的我,果然是因为我对阿木动手的原因吗?真是小心眼啊!不过早有预料了。”

他身形一动,直接消失在原地,但是无数的时钟出现在周围,那些金色的时钟以不同的时刻不断地运动着,周围是连同着无数世界的图像,仿佛是播放着无数的电影一般。

魔王陈异完全无法行动,尽管他让自己化作绝对的黑暗,但是依旧无法逃脱这个世界的把握。

“居然是世界级绝招【无永无远】,介于永恒与瞬间之间的状态,时空系的终极奥义之一,绝对的禁锢。不行动的话会很难受的,虽然永远都不会死,但是在永恒的孤独中被禁锢也是糟糕的事情。为什么不是其他的绝招,偏偏是这个,就算离开这里,无永无远的状态也不会消失。它就如同一个坐标,只要他想就能够构筑无数个相同世界,将你困到死。想要解除,需要寻找到不存在时空这一概念的世界才能够解除。并且就算解除,自身也回受到时空力量的反噬。不过也在情理之中,这本来就是陈异一直准备的绝招,通过拖延时间,暗地里却在积累时空的力量。这一招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杀招,而是一种祝福,为的是让自己珍视的人活下去,居然连我也算在里面吗?真是笨蛋啊!”

魔王陈异也很苦恼,时空系的可怕是出了名的,如果其他极具杀伤力的奥义,他还不会这么苦恼,大不了直接硬怼过去,或者用自己的奥义抵消对方的攻击。

只是另一个自己无解的招数的太多了,虽然只是个位数的绝招,但是依旧很恐怖了。

魔王陈异冷哼一声,突然有了主意,直接在这里解除就行,恰好有那个仪式场的存在。

心道:“抱歉了,我不能在这里停下,就算是我也有想要看见的东西,只可惜有些东西一旦失去,就再也无法找回来了,为此我必须沟通到其他的世界才可以。”

于是魔王陈异让镜子飞向了天际,另一边他开始收集姐姐和庄生的世界之力,打算用百慕大三角的力量,来个三元归一,借助三个人的力量破了这【无永无远】。

毕竟世界级的强者的实力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绝对差距,时空系的绝招虽然强悍,但是三打一,怎么也应该蹦出个缺口来。

另一边的陈异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有所察觉。

外界的麻烦暂时告一段落,陈异这边的顿悟也结束了,他成功的领悟到自己是多么的没用。

他稍微挠了挠头说道:“哎呀!好烦呢?为什么【道法自然】的效果那么牛逼,只可惜现在我的领悟还是不够,只能领悟未完成版本的绝招,不过现在也够用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